BG真人平台

BG真人平台 证券代码:839395

NC管理系统 OA办公系统 在线投递简历 报名系统
从《时间的玫瑰》浅谈价值投资
发布时间:2020-10-23  丨   阅读次数:317    字号:】    打印

        史蒂夫·乔布斯曾说:“stay hungry,stay foolish.”(求知若渴、虚心若愚。)站在知识爆发的年代,面对科技文化的迅猛发展,但斌实则是一位格局宏大的观察者与思想者,《时间的玫瑰》一书为其投资札记的集结,源于具体的投资实践与生活感悟,或有更多的借鉴意义和学习价值,一番拜读后就价值投资略作分享。

        证券市场颇类似巍峨的珠峰,风光无限,但高处不胜寒,越往上攀爬,难度越大。无数人来了又去,鲜有人能长期驻足。至于珠峰顶,则更是绝大多数人的生命禁区,只有极少数人能够享受登顶的荣耀,且还依然活着。

        价值投资并不难,至少看起来没那么难。所以自从巴菲特的投资理念被引入国内之后,声称自己是价值投资者的人非常、非常、非常多。然而不幸的是,在这些自称价值投资者的人中,赚钱的非常、非常、非常少。关键原因在于,他们并不具有对价值的信仰,他们会在短短一周或者至多一个月内改变对价值股或者行业的看法,他们绝大多数时候只是在打着价值投资的名义做投机而已。

对价值近乎虔诚的信仰,是一个价值投资者最核心的基础要件。所谓对价值的信仰,简而言之,是无论风雨,都首先坚信价值的存在。

        坚信整个人类进步的力量与财富创造力,坚信国家和民族的未来。这种信仰必须深入骨髓。做投资,我们绝大多数时候是在对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下注,赚的是一个大趋势的钱。没有美国两百多年不断上升的国运,断没有巴菲特的投资奇迹。正如巴菲特某年一月份在“选择美国”投资峰会(SelectUSA Investment Summit)上的讲话:“尽管我们也经常在海外投资,但美国才是最大的淘金乐土。我知道,我们能成功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们是在美国经营生意。实际上,在美国238年的历史中,那些看空的人谁最终受益了?获取利润从来不会是一件一帆风顺的事情。有时候我们会对我们的政府有所抱怨,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,美国的未来会更加光明。”

        所以,但斌一再强调“我们更应该对自己的国家有信心”,他会旗帜鲜明地鼓励长期做多中国:“如果你不敢在中国长期投资,到了美国你更不敢……巴菲特所经历的沧桑岁月里面有什么?当然有人类的巨大进步,但也有战争、世界的动荡。至少四次经济危机、两次石油危机,数不胜数的社会动荡。我们看今天的中国,除了一些波折以外,20年来其经济是一路向上的,如果在今天的中国你都不敢长期投资,你到当年巴菲特时代的美国怎么可能敢?”

        换言之,任何一块土地上的价值投资者,首先必须骨子里是一个爱国者,他必须对这块土地爱得深沉,不离不弃。仅此一点,实际就已经过滤掉了90%以上自我“标榜”为价值投资者的人。

        但斌曾说:“在我自己的国家里,40年的艰辛岁月告诉我——如果你真的有才华,有广阔的胸襟,愿意努力奋斗,不忌妒他人的财富,不无所事事,不整天抱怨自己的生活,不找理由逃避责任,就有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与现状。”这是一句令人热泪盈眶的诤言,其中饱含的是对家国未来的信心以及对自身的期许。这或许就是但斌在中国做价值投资的路上,虽然也历经曲折,但大方向从未偏差,业绩也始终螺旋攀升的核心原因。

        虽然,个人的沉浮在时代的潮流中显得微不足道,经历其间,无法彻底做到举重若轻,但却能够让人明白,生如夏花般绚烂,走如秋叶般淡然,需要的不是聪明或者狡黠,而是近乎笨拙的信仰。是信仰,让我们接受,却从不妥协于现实的重量。

        但仅有价值信仰是不够的,成败在细节,价值投资需要在细节上的把握处理得足够好。

        从1896年开始,陆续有1584名登山运动者相继登珠峰,结果有395名遇难,其中有些还是运动员,死亡率高达25%。这其中有两个原因:一是攀登珠峰看起来简单,珠峰永远都在那里,无论昼夜晨昏,在珠峰大本营宿营的时候,你会发现珠峰几乎触手可及;二是攀登珠峰的路上有无数的“坑”,可能是一块松动的岩石,可能是一道窄窄的冰裂缝,可能是一场意外的雪崩,也可能是同伴一次微小的失误……这些都可能让你丢掉性命。

        这与价值投资非常相似,因为价值投资的逻辑堪称完美,貌似执行起来也非常简单。

        价值投资有且只有4个核心理念,这4个核心理念堪称简单、完美:一是股票是对公司的部分所有权;二是市场只会告诉你价格是什么,而不会告诉你价值是什么;三是投资本质上是对未来进行预测,预测结果不可能100%正确,因此要有安全边际,安全边际主要源自买得便宜和低预期;四是通过长时间的努力可以形成自己的能力圈,能力圈的边界比大小重要。

        理念如此简单完美,那为什么这么多人赚不了钱呢?攀登珠峰,无论从南坡还是北坡上,路线都是固定的。这类似于价值投资的路径,看似简单一致,但攀登路上坑洼无数,哪怕最微小的失误或者陷阱,都可能让你丢掉性命。

        所以,完美践行价值投资,除了要有价值信仰,还需要两个非常重要的细节特质:不从众和耐心。

        不从众这个特质基本就直接排除掉了95%的“价值”投资者。选择价值投资就意味着你要常常站在大众的对立面,你要坚信你是对的,同时在发现自己错的时候快速认错。人在感受到焦虑或者危险的时候,本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靠近另一个人。不从众是反人性的要求,也注定了大多数人无法从事价值投资。但斌最成功的投资之一是重仓对茅台的长期坚守。2012年末开始,茅台股价因为塑化剂事件出现大幅下跌,但斌承受了来自投资人及市场的巨大压力,在终于熬过那段风雨后,但斌如是总结:有的人从来没有真正坚定过,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真正思考过。投资,最难的事是什么?我的阅历告诉我,就是在最艰难的时刻、在正确的方向上坚持!我们只需要做正确的事情,余下的交由上帝来完成!

        在最艰难的时刻、在正确的方向上坚持——这几乎代表了价值投资的核心精髓。

        人生就得有所坚守。你不能总是流浪。

        至于另一个特质——耐心,能跋涉到此处的,基本就已经把这个市场上99%的“价值”投资者过滤掉了。投资圈事关金钱,所以从来都是一个欲望泛滥之地。绝大多数人追求的是要么一把搞定,要么早死早超生,愿意“像孤独的乌龟在与时间竞赛”,愿意过“从前的日色变得慢/车,马,邮件都慢/一生只够爱一个人”生活的,凤毛麟角。

        问题在于,价值恰恰是时间的玫瑰,而不是催熟的草莓。在2000年的一个早上,杰夫·贝佐斯给巴菲特打电话,问巴菲特:“你的投资体系这么简单,为什么你是全世界第二富有的人,别人却不和你做一样的事情?” 巴菲特回答说:“因为没人愿意慢慢地变富。”

        很欣赏一句话:投资是一场修行。

        价值投资本身是一种生命方式。生命诚然让人敬畏,生命的方式更需要维护和坚守。这个市场,无数人一夜暴富,或一贫如洗。繁华落尽后,剩下的只是故事和江湖传说。十年牛熊梦,夏蝉冬雪,不过轮回一瞥。

        坚守住那些你的生命中不应该丢弃和流失的东西,比如对家国的热爱、对时间的尊重、对市场的敬畏、对亲友的忠诚、良知、原则、人格……这些都是时间的玫瑰,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更加灿烂。

        这个世界,看似周遭复杂,各色人等,泥沙俱下,本质上,还是你一个人的世界。你若澄澈,世界就干净。你若简单,世界就不会复杂。你不去苟且,世界就没有暧昧。你没有半推半就,世界就不会为你半黑半白。有些底线是必须坚守的,你失守得越多,人生就沦陷得越多。

        真正的坚守,是没有人给予你任何承诺的,就如同价值投资,它极可能是一种苍凉中的无望守候,维系意志的只有一往无前的心。


作者:马懿萱  董事会办公室

发布:李克明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